隐秘的宠物殡葬:猫猫狗狗们的死亡价码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清理台、冰柜、告别室、研磨机、纪念厅、祈福墙。

这是一家名为彩虹星球的宠物殡葬机构。开店在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后,半年的时间里,有400只小动物在这里办了后事。

这些小生命里,有被医院误诊,挂了一个多月水,但最终痛苦到无法行走的8个月大的小狗;有寿终正寝,临终前还软乎粘人的猫咪;有得了抑郁症,把自己的身体啄地千疮百孔的鹦鹉;也有短暂地在人世间活了一年多的青蛙......

死亡是这里最不新鲜的事情。但送小动物来的主人们,面对死亡的姿态,千差万别。

一大家子人送陪伴家庭十几年的狗狗过来,老人兴奋得意地说起“我家小狗多么从机灵可爱”,突然意识到它已经离开,一时又不言语了。

一句话不说的年轻人,眼眶红红的,在沉默中完成送终流程,一个人来,一个人走,头也不回。

在殡仪馆工作的硬汉大哥,看尽了生离死别,开玩笑和彩虹星球的工作人员说“我们算同行”,但是在狗狗被安乐的瞬间,哭的稀里哗啦。

彩虹星球的联合创始人王英豪在跟「深响」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,语气很从容。我们坐在宠物纪念厅的沙发上,对面墙上的一个个格子里,放置着骨灰盒、小墓碑和它们生前爱玩的玩具、爱吃的零食。

“死亡是个很沉重的事情,但是聊起宠物,对于主人来说很轻松。”王英豪告诉「深响」,他之前是一名家具设计师, 一年前进入了宠物殡葬行业。“原本我以为,每天工作完之后,会接纳很多负面情绪,但并不是这样。这是一个不断在见证温暖的地方。”

经济快速增长,孤独也是。

2020年,全国城镇犬猫数量突破1亿只,消费市场规模扩张至2065亿元。围绕着宠物经济,业态愈加丰富:各式干粮、冻干、零食、营养剂;日用品、玩具、服饰、智能设备;医疗机构、宠物医院;洗澡、寄养、训练、美业等服务。

今年618,京东数据显示,6月1日开场8小时,京东宠物品类成交额超过去年全天。6月18日当日前一小时宠物品类成交用户数增长189%,当天,宠物企业业务成交额同比增长18倍。宠物市场头部公司、纽交所上市的公布数据,618期间,波奇宠物全渠道GMV达2.34亿元,订单总重超481万公斤。

然而,最终,所有养宠人都将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——它们会离开。而不得不做的,是告别它们,告别与它们相关的生活记忆。

宠物经济的终点站,是殡葬。

体面离开

处理宠物遗体的方式有几种:无成本随机抛弃,自行掩埋,送去市政部门专门设立的动物尸体无害化处理机构,在宠物殡葬机构进行火化。

随机抛弃,与垃圾一起处理的方式,既无情又有极大隐患。动物病死后,若不采取无害化处理,也许会使附着于尸体的病菌和细菌存活,对环境、其他动物和人们的生活造成危害。

虽然数据不可考,但是自行掩埋是很多主人会选择的方式,他们希望陪伴自己的宠物入土为安。

“2018年的,不想让一直生病的他晚年如此辛苦,选择了安乐,然后埋在了家附近一个地方,有水有草。”一位狗狗的主人说。

“家人给他念了经书,然后埋了。”另一位宠物主人说,家里养了6年的贵宾上周因车祸意外去世,她至今还不愿回忆当时的场景。

其实,动物尸体的掩埋,是有明文规定要求的,需远离学校、公共场所、居民住宅区、村庄、动物饲养和屠宰场所、饮用水源地、河流等区域;需要深埋、夯实;动物尸体和掩埋后的地表环境应使用有效消毒药喷洒消毒。

国家建设的动物无害化处理体系包括收集暂存系统和处理系统。比如在北京,据报道,需无害化处理的动物尸体,包括养殖场、屠宰加工厂、动物隔离场以及饲养的宠物, 送交或投放入收集暂存点后,由环卫运营公司清运和处理,所需费用由公共财政承担,企业和市民无需付费。

但是,对于宠物主人来说,这种没有任何情感附加的方式或许难以接受。

专业的宠物殡葬机构正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等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出现,比如彩虹星球、同在北京地区的宠慕等。

在这样的宠物殡仪馆里,宠物入殓师会对宠物进行遗体清理,让主人在告别室与爱宠进行最后告别,留存宠物的印迹(毛发、爪印等)作为纪念,之后,再将遗体安置在冷柜,并安排火化。

这是一项高度定制化的服务,根据宠物的情况和主人的需求,服务内容和相应价格都会改变。比如,店里提供骨灰盒、纪念吊坠、骨灰钻石、宠物标本等商品。

宠慕里的告别室,宠物主人和宠物在这里告别

相比宠物经济的其他环节,专业殡葬服务在养宠人群中的认知度不高。

“很多客户告诉我们说,完全不了解有这样的服务,直到宠物走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问了朋友,才接触到在做(宠物善后服务)的地方。”宠慕创始人李超告诉「深响」。

2015年,他的宠物狗JoJo因癫痫发作离世,却找不到能让JoJo体面离开的殡葬机构。他辞职,投入到了宠物殡葬行业。当时,在国内,专业的宠物善后行业基本是一片空白,在做火化的机构设备简陋,处理方式粗暴,甚至会出现坐地起价的情况。他和同事一点点摸索出一套专业化的标准服务流程。

“现在,一部分人群对这行的观念还停留在很早之前,认为这行是‘天价’、‘暴利’。我们的客户群基本都是靠口碑积累。”李超说。

在宠物殡葬行业,还有专门做纪念商品设计的工作室,像Q Planet。

陪伴自己多年的狗小Q步入老年后,总会为它的离去忧心忡忡。也是在2015年,她设计了第一批宠物骨灰盒,温馨的木头房子,上面可以刻上宠物的名字和主人想说的话。

Qplanet的公众号

吴彤在上面记录宠物的故事

她为每一个小生命编号,在微信公众号上记录,现在编号已经到了7243。7243是一只叫小小的棕色泰迪,“2011.5.20 - 2021.6.16 感谢你用一生陪伴我们 我们永远爱你”。

“论及生死,愿我们从容”,这是Q Planet的座右铭。吴彤说:“大家总是避讳谈死亡,但其实它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我想创造这种舒缓、明亮、干净的感觉。”

衰老、死亡,漫长而普世。王英豪、李超、吴彤们的初衷,不仅是尊重每一个生命,也是希望每一个主人能从这些仪式感中汲取情感的联结,更好地说再见。

死亡的价码

宠物主数量和消费能力的增长,以及他们对宠物的情感附加,催生了更大的宠物殡葬市场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1月,我国当年共新增超过1200家宠物殡葬相关企业(全部企业状态),同比增长447%,已经超过历史相关企业总量之和。宠物主月收入在4000元以上占比77.7%,月入过万的达到了30.1%。

页面上,搜索北京地区专业的宠物殡葬机构,彩虹星球的人均消费为1802元,宠慕为995元,上金山为1281元。如果死亡是一门生意,能赚钱吗?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的善后机构,自己能活下去吗?

归根结底,宠物殡葬行业的产品,是服务。

的确,专业服务客单价高,但是客户基数少,单个用户服务时间长也是事实。李超告诉「深响」,通过跟台湾同行交流,他了解到,全台湾就有超过100家做宠物殡葬的机构,台北一家头部宠物殡葬机构,一个月单量大概有500到600,而宠慕在最多的时候也不到这个数字的五分之一。

王英豪对此感知相似,虽然数据一直有波动起伏,但是大概在每天3单左右,平均一个月就是100单。这与北京地区的宠物保有量相比,可以看出,最终会选择这种方式与宠物告别的主人还是极少数。

他们也说,自成立以来,并没有感受到近几年的单量有在显著提升,一是因为同行数量更多了,二是这一服务始终没有真正进入大众视野。

做这行的成本不低。

占大头的是租金。选址有几个考量:不能太偏远,交通相对便捷;空间宽阔,要给客人足够安静、私密的空间;最头疼的是,物业不能避讳这件事。宠慕和彩虹星球都经历过搬家,在选店址的过程中,都遭遇过业主不理解,拒绝把地方租借给他们。

设备方面,主要是火化炉。市面上的火化设备价格差距很大,从几万到几十万的都有。低价火化炉存在排放不合规的问题和安全隐患。

招募人员也是个难题。有挺多人出于猎奇的心理,对宠物殡葬师这一职业产生兴趣。实际上,据「深响」了解,目前的机构的工作人员都不多。

新员工的培训成本高,如何处理动物遗体,如何照顾客人的情绪,如何面对一些不好看的场景波澜不惊,这些能力都需要一定时间来培养。

这还是一个全年全天候无休的行业,死神可不会挑日子。

半夜接到客人电话是常有的事。“有一次客人凌晨3点多过来,告别宠物,然后等白天我们负责火化的同事上班。就陪着客人,看着太阳慢慢升起来, 经常会日夜颠倒。”王英豪说。

这也导致他开分店、规模化的计划一直搁置。在这个服务至上的行业,只要疏忽了一个客人的需求,就有可能让口碑一落千丈。

政策方面,法律法规本身的不完善,“没说行,也没说不行”的情况,让行业有时地位尴尬。

宠物善后行业的服务和商品,其实都是“情感消费”,如何为其定价?利润率高的是骨灰宝石定制、标本制作这些服务,但是真正有这样需求的客户稀少。机构还有尝试落地过克隆、太空葬(将动物骨灰撒到外太空)等项目,但是大多都不了了之,用李超的话说“这样的客人,不是少,是罕见”。所以,成本摊销到普通服务上。价格下降,只有在市场客户整体变多后才有可能发生,不然,机构的生存会有压力。

彩虹星球的祈福墙

一路走好

行业未成气候之时,问题总是相似的。

同行恶性竞争举报、打价格战、假装客户打听情况,这种事屡见不鲜。而且,现在高度分散化的情况,也难以让行业形成合力,很多环节都还没有打通,比如,如何和宠物医院、其他宠物社群平台、社区合作等等。

估算显示2020年中国宠物服务市场规模约合542.17亿元。细分市场主要包括:宠物美业服务、宠物寄养/训练与其他服务等,其中宠物美业服务市场占比最高,2020年约合346.98亿市场规模,生活服务约合173.49亿市场规模,休闲娱乐、宠物殡葬与其他占比较低,约合21.68亿市场规模。

殡葬行业整体的盘子小,教育市场进程缓慢,还有种种陈旧的社会观念的束缚。其中的机构,要坚持做下去,只能说,“要用心”。

有时,在生死面前,宠物入殓师们会陷入困难的道德选择。

具体来说,比如给不给宠物做安乐?李超说,内部有严格的审核机制,达到什么条件的动物,才可以安乐。也有客户将身体状况良好的宠物带过来,要求安乐,但是不符合安乐条件的动物,“客人给多少钱都不会做”。

有一次,客人带一只生病的斗牛犬到彩虹星球,知道它没有很大的救治希望了,考虑送它安乐。主人很舍不得,但也不愿意让它再经受痛苦。在决定安乐之前,这对客人偶遇了另一对客人,他们刚送走那只患了抑郁症的鹦鹉,看到了这只斗牛犬。缘分是,他们养的斗牛犬之前也是类似的情况,但最终治愈了。几分钟的交谈,给了这对主人鼓励和希望,他们决定继续治疗,斗牛犬也最终躲避了被安乐的命运。

观念习俗的转变,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宠物消费市场的热火,喧闹不到这些安安静静的宠物殡仪馆。行业里的人有很多想做的事情,给离开的宠物做纪念展览,做书纪念他们在人间的日子,给失宠主人建立社群......

“我们把骨灰寄存在了灵堂,有很多其他小朋友(宠物),特特不会那么孤单。小院环境很好,天气好的时候,他在里面可以晒到太阳。”15岁大的狗狗特特离开了,主人送走了它之后,在大众点评页面写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