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违的原创大作,《眷思量》能缓解国漫的IP依赖吗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作者|谢明宏

编辑|李春晖

国漫崛起了吗?这个话题,仅从登场频率就能说明很大问题。

在2019年的爆发之后,大银幕上,2020年国庆档爆款《姜子牙》口碑两极分化。2021年的春节档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则直接连热度都没了。题材雷同成为观众审美疲劳的一大主因:除了封神和西游,国漫还能创作点其他故事吗?

本土神话和历史故事,固然有庞大的体量和开发潜力,但也经不住大家一拥而上薅羊毛。单一的故事底本非常容易产生交集,很多神话故事已经根深蒂固,导致诸多剧本从创作之初就注定无法走出前人画下的圈子。

如今的国漫市场,太少原创作品,太依赖IP改编,对于原创信心明显不足。可把时间往前翻,不管是20世纪40年代万籁鸣先生制作的第一部亚洲动画电影《铁扇公主》,还是80年代陪伴两代国人成长的《黑猫警长》《葫芦娃》,不都是原创起家吗?

这也是为什么当硬糖君点开《眷思量》的时候,有一种“久别重逢”的惊喜。全新的故事不脱胎于任何古代神话,却又在骨子里处处有古典国风的韵味。

创作一个新的故事,其难度不亚于重新构建一个世界。在动漫IP改编的浪潮下,《眷思量》显然是位“逆行者”。

被“消灭”的原创

与“稀有”的《眷思量》

《眷思量》是由企鹅影视、炎央文化联合出品,赵禹晴导演、编剧的唯美古风浪漫3D动画作品(6月14日腾讯视频首播,每周一10点更新1集),讲述了异界仙岛上神族少年与凡人少女步步惊心、险境迭起的东方绮梦。

由于原创动漫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且前期投入较大,这让整个行业更倾向于易于工业化生产的IP改编剧。很多原创作品由于得不到资金扶植和市场重视而夭折,这是市场“看不见的手”在起作用,也是大家规避风险的必然选择。

但完全按市场的方式、最具性价比的方式来,显然并不是内容领域的最优解。看似繁荣的国漫生产潜伏危机,过度依赖IP只能让内容创作越来越走入窠臼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《眷思量》的出现可谓国漫生态中的“稀有动物”。不是哪吒探寻自我价值,也不是白蛇的爱情哲学,“古天乐”想说这是一个你从未看过的船新版本。

故事发生在流放谪仙的思量岛上,那些因为犯错被贬的神仙将在岛上经历凡人的生老病死,唯有功德积累最多的仙人可以在500年一次的“天赎”之期,重返天界。

这个世界观的新鲜之处在于,它以凡人主角的“异乡人”视角,去观察由谪仙建立起的“异托邦”空间。思量岛的谪仙们与作为凡人的主角,都渴望着摆脱法则的桎梏与世俗的枷锁,但身份的差异让他们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处事方式——谨守规训或反叛逃离。当二者不同的思维方式发生碰撞,“思量岛”无疑成为了具有现实映射的社会之境。

人物个性也没有走才子佳人的老路,甚至还有套路中的反套路。镜玄少年老成,翩翩公子的外貌下是清冷坚毅的个性,明知道困难重重却仍在调查10年前父母去世的灾祸;屠丽是怪力少女,既可以烹调美味菜肴,也能够在海底和大鱼搏斗。表面大大咧咧,但是心里特别有谱。

从故事的设定,到人物的个性,再到女性向风格,《眷思量》注定是原创动画的一部开创性之作。它有武侠的成长母题,也有仙侠的救赎哲思,更有中国式幻想的浪漫瑰丽。

过去国漫的两个老大难,一个是做不好特效,一个是讲不好故事。愿意尝试把特效和故事都做好的《眷思量》,为国漫工业化做出了新的尝试。精微到发丝的人物建模,具有独特的中式审美气韵,千人千面的群像感更迅速被网友热议。

屠丽脸上几颗小雀斑尤为俏皮,须灵犀的典雅宛若画中仙子,程染的赘婿儒雅,程熔一看就是御夫有术的暴脾气,程炜的纨绔子弟嘴脸特招人恨,须灵珑可爱得让人想捏脸。诸多角色铺陈开来,虽然有情节尚未展开,但《眷思量》已为下一盘大棋备好了足够精致的“棋子”。

“谪仙”与“凡人”的生存图鉴

几乎所有知名的动漫创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,观众一看画风就知道是哪个公司哪个大神的作品。藤子·F·不二雄的“圆头”,漫威的“真实比例”,吉卜力工作室的“自然”,以及黄玉郎的“港风”。

为了拒绝传统国漫的“网红脸”,《眷思量》为其中每个主要角色量身打造了专属定制表情库,终于打磨出自成一派的风格。《眷思量》在豆瓣斩获8.6的高分,画风精美功不可没。

表面上,《眷思量》讲述了一群生活在思量岛上的年轻人为了自身目标而努力拼搏、冲破枷锁的故事。但在新奇宏大的设定背后,探讨的仍是“我是谁”、“从何处来”、“会去向”的生命哲思。从立意上,《眷思量》显然跳出了中式神话的窠臼,也没有落入西式个人主义的俗套。

在这幅仙凡群像中,杂糅着世俗的复杂欲望以及为目标而前进的纯粹信念。谪仙们渴望着500年一次的“天赎”,以摆脱轮回之苦重获自由。各大家族明争暗斗,却不知“天赎”背后的骗局。

须家和程家的争斗格局,因为“藏典阁”的起火事件浮出水面。须家不想卷入更多麻烦,静待明年的“天赎”便好。程家觊觎长老会已久,企图在须家之后成为岛上第一望族。而岛外闯来的散仙长老奉眠,游离在须程两家之外,暗中进行着自己的出岛计划。

同时,凡人寻找着域外的仙境,想要找到天机秘术。天下攘攘皆为利往,《眷思量》的少年们却用实际行动对既有的桎梏进行反抗。屠丽一直在调查10年前觞家的灾难,镜玄不断靠近“天赎”的秘密,萧霁有着建功立业的雄心。

看似虚构的故事,却蕴藏着十足的现实意义。“为了虚妄的执念飞蛾扑火,这鬼地方越发呆不得。奉眠之言一语破的。觞阵作为上一代体制的反抗者,企图打破思量岛的结界,他要对抗的是被操纵的命运;镜玄和屠丽作为下一代的反抗者,一方面要解开觞阵留下的谜题,另一方面也要探索如何在利益洪流中保存真我。

大部分人,在代入“谪仙”设定时或许会选择做那些沉默的大多数,更为安全没有风险。但镜玄和屠丽的存在,则在无时无刻提醒我们,就算一无所有也不要失去对抗世界的勇气。不愿屈从强权,本身就是精神上的强者。在满是压抑和禁忌的思量岛,镜玄和屠丽与屏幕外的年轻观众显然达成了一次关于成长的对话。

《眷思量》瑰丽恢弘的特效,也让观众“不思量自难忘”。觞阵企图冲破结界的宏大,镜玄在“藏典阁”的战斗的惊险,奉眠与镜玄树林交手的凌虚御风,都是可值得被反复玩味的绝美特效。尤其是“看板娘”奉眠,一颦一笑让人挪不开眼。

人才,动漫原创的真正基石

创作最开始总要循着先驱们的步伐,就像旅游起初走的路肯定是别人开辟出来的,但要看与众不同的风景,还得自己披荆斩棘。四集看下来,《眷思量》走得一步一个脚印很踏实。

在2021上海电视节中国青年动画导演扶持计划论坛上,炎央文化创始人、《眷思量》导演赵禹晴坦言:“那个时候遇到的平台和资金不像现在这么理想,那个时候大家对圈子的投资还是相对比较保守,不像腾讯平台愿意出这么大的力气和资金,来支持我们原创的人来做这样一件事。”

在国内,青年动画导演人才资源不足一直是制约国漫创新的瓶颈:青年导演的创意梦想得不到保护,更缺乏成长道路上的资金扶持和专业指导。而今年已经启动征稿行动的“中国青年动画导演扶持计划”,除了保护创意,对作品的资金扶持也相当丰厚。

平台扶持原创动漫作品的意义,除了资源的接引、创意的落地、导演的培养,更大的意义恐怕是和原创作品的共同成长。罗马并非一天建成,任何后来绚烂多姿的动漫宇宙,其建立之初都是不完善的。既如此,平台的耐心也就显得尤为重要,在IP改编的洪流中去保护那些有潜力的原创作品,留下的或许是未来国漫崛起的火种。

由于市场化的原因,很多创作者操之过急,在作品并不完善、故事尚未雕琢的情况下,匆匆忙忙把自己的作品推向市场。种种乱象,让国漫的整体发展水平层次不齐,一定程度扰乱了国漫的创作氛围。如果平台在这些作品面世之前更早的介入,用毅力和恒心和创作者共同打磨作品,其功莫大焉。

同时,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一个动漫IP的养成,除了作品本身的质量也离不开平台对粉丝的引导养成。以腾讯视频的资源为依托,原创作品从榜上无名成长为知名作品,自然是可以计日的。平台和原创动漫两者互相成就,携手成长,岂不美哉?

在《眷思量》打破国漫原创寂寂无声局面后,在“中国青年动画导演扶持计划”推动下,相信还会有更多青年导演愿意为国漫原创。

以腾讯视频为代表的视频巨擘携手创作者,试图让艰难的原创之路轻松一点,再轻松一点。当市场有更多的《眷思量》出现,国漫不足的痛点方可解决,走向良性的产业循环。